辛い辛い辛いない鶏鶏鶏

五黑框(是糖啊)

ooc警告!狗血雷文警告!妖精腼腆猴×渣攻江南帝,一不小心粗长了……(瞎几把写)
初见
    天边最后一抹淡淡的金色也已经消失殆尽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喝醉酒的紫流云,点点红晕在其中渲染开来,俄而有暖风吹过,将这最后一分醉意也给唤醒了,云下的大好河山终于也得以窥见一二……
亭台楼阁,轩榭廊坊,附有浊水九曲连环,浪头如狮大有扶摇直上九万里的架势,阴柔婉转的歌声轻轻入耳,到处一片欢声笑语,这可真真是海晏河清,四海清平啊。
  直到最后一点紫色也被夜色拆吞入腹了,点点星光映入江南的眸子里,他看向自己打下的这片江山……骄傲吗?他问自己。不昧着良心回答的话那自然是骄傲的,只是在喧嚣的夜里微微有些寂寞罢了……
   “吱吱吱,吱吱吱”一阵奇怪的声响搅乱了江南的思绪……
   “嘶”江南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三道抓痕清晰地留在了他光滑的脸上。正想大骂那些个禁卫军都是些饭桶,竟然就让刺客大摇大摆出入皇宫,怀里却忽然有个毛茸茸的东西拱了拱他的衣兜,他低下头,措不及防对上一双水汪汪的眸子,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似有星辰大海,又像是盛满了湖光山水,这一眼,江南平生第一次感觉心里有个地方塌陷了……
   那是一只猴子,只有婴儿般大小,金黄色的皮毛乖顺地耷拉下来,毛茸茸的大尾巴也安分地蜷曲在一团,倒是完全不像刚才在他脑袋上作威作福的样子了……
  “呐,小猴子,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行为足以让朕诛你九族。”
  小猴子闻言,立马抬头对江南做了个呲牙的表情,江南一看,乐了,没想到这只小猴子这么有灵气,竟是能听懂他的话。
  雁过无痕,风过无言,这天地间似是忽然变得小了,唯剩一人一猴,独对江边,静默无言……
  良久,江南望着怀里不安分的猴子,轻声问到,“诶,小猴子你有名字吗?”
   “算了,谅你也没有。”江南望了望远处的一片荒山,静默半刻,道:“‘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日后,你就叫今何在吧。”
  小猴子眨巴眨巴了眼睛,爪子挠了挠江南的衣袖,似是表示同意。

暖阳
     “在下唐的南淮边境旁有一家平凡的人家,虽说只有粗茶淡饭,却也算喜乐安康,可是啊,机缘巧合下,当那户人家的小孩尝到了一点点权力的甜头,一切的平凡都化为了不甘,若是能睥睨天下,指点江山,谁还愿意日日为柴米油盐酱醋茶操心啊,嗤,没有经历过乱世江山哪里能懂得平凡可贵啊……自那后,野心的种子在那户人家的小孩的心里一点点生根发芽,恰巧正逢乱世之秋,处心积虑多年,终于在一个令风都瑟瑟发抖的冬天攻下了南淮,就像是心中沉睡的毒蛇突然在冬眠中醒来,淬了毒的獠牙对准敌人的胸口,一击致命,江山就此改头换面,孩子也终于踏着故人的尸体登山为王,终日与这寂寞河山相伴……呐,小猴子,你说这个人做错了吗?”
  回应江南的是一阵均匀的呼吸声,他微微叹了口气,把怀里的小猴子抱的再紧一点,似是这样就能离寂寞更远一点,让心离喧嚣更近一点……
  搅乱清晨好梦的是一声尖锐的细嗓, 那声音如同一根长鞭“啪”的一声把江南愣是从梦中给抽醒过来,江南刚想唤人来替他更衣,胸口却似是被什么东西沉沉压住了,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上下眼皮经过一夜撕咬缠绵终于舍得分开,让那张青涩的面孔直愣愣扑入双瞳,撞了心湖个满怀,留下余波荡漾开来……这些年走南闯北上刀山下火海也没有一个怕字的皇帝陛下平生也终于体验了一把手足无措的感觉……
  “陛下现在可是要更衣?”
  江南感觉自己的灵魂都似是被这不合时宜的声音吓得抖了三抖,把卡在喉咙上的瘀痰连同那些心乱如麻一起压了下去,看了看在自己怀里睡得正酣,丝毫不知自己从一只上蹿下跳的猴莫名变为了一个青葱十八少年郎,甚至还差点引发一场祸事的今何在,终是微微叹了口气,小心翼翼将他从怀中抽出,替他掖好被角,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压低嗓子道:“不必了,朕自己便可。”
  一阵兵荒马乱后,难为江南还记得吩咐今日连一只蚊子都不得进入金銮殿。
   等到皇帝陛下走远了,众人才敢抬起头望了望那面目可憎的阴云,看来,这下唐的天是又要变了啊……
   朝堂之上,你来我往,针尖对麦芒,恍若菜市场。若换在平时,皇帝陛下还可以面不改色靠在龙椅上,当做一场戏来听,时不时还能点评两句,可今天,皇帝陛下的心显然不在这朝堂,而是……
   “皇上,清明节将近,自古以来祭祀便有十二禁忌,‘一忌意不诚笃,一忌仪度错乱,一忌器物不洁,一忌生气口角,一忌衣冠不整,一忌闲谈外事,一忌喜笑无度,一忌长幼无序,一忌投犬顿器,一忌刀勺声响,一忌内祭未毕,不洁出屋,一忌外祭未毕,不洁入屋。’可臣昨日却见张大人在府中送送盘场,着孝衣,裹白巾,实乃对天不敬,不祥之兆啊,不知道张大人殚精竭虑损坏国运,有何居心?”
  “皇上,臣实在惶恐,先祖的规矩自是没齿难忘,只是这事臣事先上报,皇上体恤臣丧母之痛,母亲在世时也为下唐做过不少,这才特赦臣在府中操办葬礼的啊。”
  “徐爱卿,朕只相信人定胜天,你这点心思怎么不用在找贪官上面?朕看你最近是不是太闲了?近日南淮边境还有许多流民无家可归,既然徐大人这么爱管闲事,那徐大人就去管管这些流民吧,退朝。”
   一时之间,朝廷之上人人自危,衣衫浸了一身冷汗。
   好容易挨到退朝,江南疾步走回了金銮殿,看着角落里仍蜷缩着睡得正酣的猴子,那颗七上八下的心才终于放了下来,赶紧叫人拿来一套衣服正准备给他换上,谁曾想,那小猴子竟悠悠转醒过来,江南的手正放在他的胸口上,这真是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对上那双懵懂的眸子,只觉得自己万般禽兽,连只猴都不放过,只得别开眼,干咳一声,故作威严道:“小猴子,你是不是该跟朕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那少年却只是偏了偏头,喃喃道:“土豆,土豆……”说来这猴子也是奇怪,刚被抱回来那会儿,什么都不吃,连香蕉都不吃,直到有一天御膳房不小心将土豆混在它他饭食中,谁知这孩子就像是和土豆一见钟情一般,从此就逮着土豆不放了……
   江南感觉自己就像个老妈子一样,拿这猴子真的没办法,心头的怒气一看到他就全都烟消云散,眼巴巴让人端来土豆,看着他又要用手抓忍不住又一次教他使用筷子,果然,猴子是需要照顾的啊……
   “何在,陪朕去御花园逛逛。”
“吱吱!”从这猴子变成人后,无论江南怎么教他也只学会了那么几个字,大多时候还是只会“吱吱,吱吱”叫个不停。
    百花争艳,姹紫嫣红,桃红柳绿,莺歌燕舞,万花丛中也就包围着一人一猴,还真是应上了“良辰美景”四字。
   “何在,你说这景好看吗?”回应江南的却只有风声,江南不禁转头,才发现那猴子早跑的没影了,一颗心瞬间被人揪了起来……“何在?今何在!猴子?小猴子?你不想要你的土豆啦?”
  “啪嗒”江南只觉后脑勺被什么砸了一下,微微仰头才发现那泼猴竟是又换回本身跳上树打枣子去了,还在树上独自狂欢,吱吱吱个不停,可是啊,乐极生悲,一个不小心,这猴子便一脚踏空,眼看着就要直直地跌落下来……江南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快蹦出来了,连忙一个飞身过去,才有惊无险将这胆大的猴子小心接住,有时候江南真想一把掐死他,可看着他无辜的大眼又只得作罢。
   一旁的紫罗兰开得正旺,江南情不自禁摘下一朵给猴子别上,金毛猴搭上紫罗兰显得格外滑稽,江南捂住肚子笑得前俯后仰,好一会儿才停下。那小猴子正想把花摘下来,却被江南一把制住,“别,你再这样以后就没有土豆吃了。”小猴子只得龇牙咧嘴,顶着紫罗兰继续炸着毛。
终章
    时间如白驹过隙,很快便到了祭祀这天。
  “‘夫礼,必本于天,肴于地,列于鬼神’祭天神!”太监如同传唱般念完了词。
    众人正准备献食,谁料变故突生,离皇上最近的大臣屠大人竟手握利器一把刺向江南,一边大喊“狗贼,你根本不配当皇帝!”
   一切都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连江南自己也没有察觉,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团黑影从江南袖子中窜出,一口咬住屠大人的手臂,血,一滴滴顺着今何在的獠牙流下……
   “还愣着干什么?我到不知道祭祀还能身带利器,快把这叛贼给朕拿下!”
      很快杨大人便被侍卫擒住了,江南一边轻轻帮猴子擦着唇边的血迹,一边痛心疾首叱咄道:“杨判,朕能有今天,少不得有你的帮助,朕不是忘恩负义的人,你要是老老实实待下去,朕绝不会亏欠你一分,你何至于此呢?”
     杨判抬起头,目光如炬,忽的大笑起来,接尽癫狂:“你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哈哈哈哈哈哈,你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啊,成王败寇,今日我不悔,只是,我这辈子唯一后悔的就是认识了你啊,哈哈哈。”说罢,他的目光紧紧盯住了今何在,“你能变成人的吧,真是稀奇啊,你这模样倒是和我从前有几分相似,我劝你啊,离这皇帝陛下远一点,否则啊,你就是下一个我啊。哈哈哈……”
    江南拿着手绢的手微微颤抖着,深怕猴子从此离他而去,可猴子只是跳出他的怀里,化为人形,从未说过完整一句话的猴似是突然开窍了一般,话不多,却字字清晰,“他对我好就够了。”

【五黑框】不复

    也许,曾经辉煌的骄傲的都会腐朽,笔下散落的等闲老却少年,等到哪天看透,岁月在溜走,没人挽留。——《岁月已旧

审讯员:姓名?

江南。

“废话,我问你真名”

杨治。

“年龄?”

虚岁四十一。

“家庭成员?”

就我和我夫人。

“你四十好几了连个孩子都没有?忽悠谁呢,在外的情人生的孩子也叫家庭成员,懂?亏你还是个作家,连这个意思都不懂吗”

我……我和他早就不熟了,现在我们家只有我和我夫人,哦,还有两只猫,如果它们也算的话。

“不准说废话,算了我看你也问不出什么来了,好了,现在你告诉我,你在龙阳路民宿旁放火有什么目的,什么动机?”

没什么,想放火就放了,不就是一颗子弹的事嘛,麻烦警官给我个痛快,咱谁也别耽误谁了。

“好小子,你还怕我耽误你去死了吗?我看你是写书写入魔了吧,算了算了,小李把嫌疑犯押下去吧。”

说出来可能你们不信,在子弹穿过江南脑袋的那一刻,并没有传说中的走马灯出现,反而是穿过一片汪洋大海,刹那间便能跨越两个世界……听说这个世界也叫九州,但这里没有人类居住,却有货真价实的玉兔缆车经过,也有真正的和羽人一般在天空飞翔的种族……江南所处的地方正好是连接天地的岔路口,可以通过这里回到原来的世界,只不过他能看清蓝天白云,蓝天白云却看不见地下的阴魂不散。

  当他回到龙阳路那条街的时候,那栋曾经充满回忆的楼已经不在,只留下一片废墟残渣,他试图在废墟里找到属于过去的碎片再一点点把它拼凑起来,反正他现在有的是时间,也不用担心有读者来催稿,不知道自己真的挖坑不填文了那些傻龙蛋会怎样闹呢?

   那天也是和今天一样,天空中都似是披上了灰色的绸缎,阴沉沉的。江南刚在微博上又犯贱隐晦地撩拨了猴子,可是人家根本不理撩拨,安安心心打自己的游戏。江南兀自干了三瓶红酒,当然,以他别扭的性格自然是说不出:何在,我想你了这样的实话,只能自己悄悄喝着闷酒,到龙阳路走一走。

  轰隆隆的挖掘机的声音震得江南耳朵发蒙,他不敢想象这唯一一点的留恋也要被人抽丝剥茧,他很想找个人质问点什么,只是根本没人搭理他,或许是凉下的热血终于再次燃起又或许是红酒的后劲儿上头了,江南在附近找来了几个油罐,趁夜色朦胧放在民宿周围再在小卖部买了一个打火机,潇洒往后一抛,火光一飞冲天,惨叫声此起彼伏,随之到来的还有警铃的声响……

   江南迷迷糊糊回了趟自己的家,看见夫人正在操办他的葬礼,他突然很不想看见自己的黑白照片,迷迷糊糊地向外逃走,等停下来才发现自己竟然跑到了猴子的家里……

   那个孩子还是喜欢蜗居在床的一边打游戏刷微博,屏幕上显示的正好是“震惊,著名作家江南竟然放火烧楼,现如今已被警方绳之以法,这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这条新闻。江南不停的吼着,别看了别看了……可是他的声音如同柳絮的种子飘洒在空中掀不起一丝一毫的涟漪。 

  今何在实在想不出那个人为什么会想不开去炸楼,他明明还没有过气正是好好享受成功的商人待遇的时候,怎么会……直到他翻到被烧的地方是正决定被拆除的龙阳路上那栋民宿,他们曾经合租过的地方赫然在列,江土豆,你还真是一个人也可以和全世界不死不休啊……

   想罢,今何在摘下耳机跳下了床,耳机中的音乐缓缓流出“也许,曾经辉煌的骄傲的都会腐朽,笔下散落的等闲老却少年,等到哪天看透,岁月在溜走 没人挽留……”少顷,今何在从衣柜的最深处扒拉出一床粉色的被子,给自己盖上,呼哧呼哧地睡了过去。

  江南看见这一幕不禁感叹,猴子真是一点没变啊,他果然是需要照顾的。

  第二天,江南亲眼看着今何在起床,刷牙,洗脸,穿好衣服。似是和平常没什么不同,江南心里有些空落落的,这时他才明白原来他们真的早就是陌生人了啊。

    他跟着今何在来到菜市场,看着他悉心地挑着土豆和菜市场的大妈讨价还价,颇有几分他在网上嬉笑怒骂时的影子,啧,真叫人怀恋啊。

      然而今何在并没有立即回家,而是去了一条小溪边,小心翼翼用树枝挖了个坑,将土豆一个一个埋了进去,喃喃道:“土豆,你以为你欠我的那句对不起你死了就可以赖掉了嘛?那我只能告诉你,太天真了啊,呐,你看这条溪里的每一滴水是不是都很像那时的九州啊,我会让你日日看着它,让你自己好好忏悔,铁甲依然在这样的话究竟还敢不敢再说出口?”

   江南很想过去抱一抱今何在,摸摸他软软的头发,蒙住他的眼睛,告诉他这一切只是梦,他的江土豆没有跑路,他们的九州早已是和天空融为一色的大海,可惜,他已经没资格了……

   良久,今何在忿忿不平地质问道:“明明是你先恨我的,你凭什么一声不响的就去死了啊?你快回来啊,我们之间的账本还没算清呢”

   好似有一滴清凉的水从江南眼眶滑落,原来死人也是有眼泪的嘛?欠下的这句对不起,也只能继续欠着,不知道来生还有没有机会再还了……

(化用了下菩萨蛮的梗,严重ooc警告!希望解解闷能喜欢QAQ)

   


抹去
“把过去记忆,像新书一样地抹去,你还执着什么,絮絮叨叨总在提起,曾比肩并骑,鲜花着锦看策马疾蹄,多少泛黄温柔回忆 南淮流云写意……”出自《抹去》

  “ 确定江南没被盗号吗?龙五的标题还能再水一点吗?从初中开始追,一直追到现在上大学,龙族真的是青春的回忆,希望南大别再坑了。
  “到今天为止,我才是真的对江南失望了,明明之前等了那么久,现在水的就跟某些网文一样了,画风完全崩了,龙四剧情已经够乱了,没想到龙五更是……把以前的人物翻来覆去鞭尸有意思吗?”
  “ 啧啧,看来江南是江郎才尽了啊,动不动就一大堆吐槽加一些浮夸的旁白再突然抒情,是在把读者的智商按在地上摩擦吗?江南渐渐地把所有人物都写成路明非啊..这样的江南和以前那个有梦想的他早就是两个人了啊,又或者他可能一直都是这样....”
  灯光似是鱼鳞的波浪向外一圈圈扩散开来,光斜斜映射在桌上一瓶新开的Louis XIII上,甘醇的酒香悠长缠绵,杯中石榴红的水光中能依稀折射出主人不太好的心情。
   江南一目十行地略过书评,忍住想要全部拉黑的冲动,一身定做的阿玛尼西装也似是受了主人的影响,变得微微有些皱了。正巧又刷出一句关于江南初心的书评,终于,江南烦躁地将手机关了机,保持将水晶杯倾斜30°标准姿势端起酒杯,酒精的味道在舌尖久久挥之不去,杯中盛满了清一色的石榴红,那鲜艳纯正的红正如当年初见十八少年郎时一颗跳动着的心脏的颜色.....
  “多少年后我们还醉后互相轻佻当年的往事。”应该没这个机会再轻佻往事了吧,毕竟现在连同框都是下辈子的事情了啊,江南想。许是酒精在作祟,一股莫名的躁动染上江南的心头,那个仍过着打打游戏偶尔写写书的少年又似是浮现在眼前,江南不禁嗤笑一声,心里却在咆哮道,凭什么他就真的这么无所谓啊.....
  思及此,江南急轰轰地打开了桌上的电脑,曾经挖空心思写出来的作品,如今却只是把将自己过去遮掩的工具,一点一点将那个青葱的少年从他的世界中抹去,悄悄给他增高了十厘米,假装不经意间把他恶搞成一个一米九的壮汉,然后再理直气壮地将新设定在微博发出,做完这些后倒头就睡,整个过程一气呵成,行云流水。
        这一晚,江南做了一个梦。在梦里,他一个人在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的实验室里绞尽脑汁想着新型药品的方案,就在他抓耳挠腮之际,一条条 “ 新年快乐”的短信如刷屏般的存在占据了整个短信界面。原来,是到年关了啊....他一个人跑遍了大街小巷,终于在一个小摊上买到了一盒仙女棒,躲在厕所里默默放着烟火,享受着只属于自己的新年狂欢。就这样过了很多年,久到他已经忘记自己是否曾接过一个邀请他回国一起创业的电话,是否混过那个叫清韵的网站,是否曾见证了一个男版的“天山童姥”世界的不老神话......反正如今的他仍在美国研究药理学,为别人打工,月薪虽也还不错,但日子重复的平淡,每天像完成任务似的打卡通过.....
倏地一下,江南猛的睁开了双眼,被自己苍白的一生吓醒了……他疯狂想找点什么证明自己即使在成功前也是不孤独的证据,翻翻微博却只有一群不明觉厉的傻龙蛋天真的催书评论,想来随着“我跟今何在老师不熟”这句话的说出,证据也随之和话音一样飘向远方了吧。忽然,他很想再去故事开始的地方看一看……
   从北京到上海,1226.2公里,2小时25分钟的飞机,比曾经搭火车过去快了一倍的时间……浦东龙阳路熟悉的气息撞了江南个满怀,曾经无数次和那个人一起并肩走过,和网上那个天不怕地不怕仅凭一腔热血的猴子来说,那个人在现实生活中倒是出奇的安静,每天宅在家里打游戏,凌晨又顶着睡眼朦胧勤勤恳恳码字,想到这江南不禁轻笑出声,真是个矛盾的人啊……
   终于走到了曾经他们合宿的楼下,那间房早已被租出去给别人了吧,毕竟当时他们已经分道扬镳,割袍断义了啊……有的时候他也会思考当时是不是自己真的做错了?可每次他又自负得认为自己是个独孤求败的英雄,即使全世界都错了他也不会错,如果重来一次,他还是会这么选择……
  漆黑的楼道露出点点亮光,将门口那张清秀的脸完全暴露在空气中,那个人和从前真的是一点都没变啊,连鱼尾纹都没有多一根,比起自己这些年来脱得发,长得痘痘,每次自拍还得p上好久真的是不知道好了多少,真不知道这小子怎么保养的,啧,这么多年了,就这小子还活在那个世界里啊……
   少年似是察觉了什么,偏头转了过来,真真是像一个刚从校园走出来的十八正太,江南想起他在网上展出自己獠牙嘲讽他的嘴脸,顿时心里一阵翻江倒海,终是不敢再向前相见,朝着反方向飞速地逃跑了,自嘲一声懦弱,连夜回了北京,死死的睡一觉,把昨天的记忆在脑海里全部抹去……
   今何在目送着那个衣冠楚楚的人狼狈离去,手里的棍子微微有些颤抖,把肚子里准备诘问他的话一点点咽了下去,回家继续打开了游戏,在里面叱咤风云大杀四方,他还是那个敢怒敢言的猴子,只是再没有土豆来扰乱他的心曲……
   繁华路上熟悉的歌声又响起“把过去记忆,像新书一样地抹去,你还执着什么,絮絮叨叨总在提起,曾比肩并骑,鲜花着锦看策马疾蹄,多少泛黄温柔回忆 南淮流云写意……”
(Ps:书评是根据网上看到的改编的一点点,写的有点崩希望解解们将就下哈……)